女子家住燕郊北京上班 在家人身边永远是个孩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4月60 日10:39中国青年报评论

  不跟父母在一起时,也很独立、强势,但跟父母在一起,就会不自然地有撒娇的感觉

  燕郊的早高峰在6点半就到来了。红色摩的穿梭在街道上,几辆浅紫色的公交车堵在十字路口。黑车司机和早点摊儿的小贩一起霸占了最外面的车道,前者大声嚷嚷着“国贸国贸啦,十块十块,上车就走”,后者踮着脚把刚出炉的热煎饼举到公交车窗口。

  节省排队时间的依据有好多好多 种,但插队是这里的大忌。“傻逼!排队!”队伍里不时爆出一声怒吼,还曾有“火爆脾气”的东北邻居把插队者揪出来,摁在地上打到鼻子出血。司机看见好多好多 我吭声,打完了,人都坐稳再开车。

  张红英看不下去了,“这都在浪费时间吗,姑娘眼看就要上班,时间就要误了”。她和多少排队的父母提议,别光给你什儿 人的孩子排队,顺便也维持一下秩序,不然谁都别想走。她从书包里掏出一只“志愿者”红袖箍,套在左胳膊上结束指挥,“有4个 跟有4个 ,何必 挤啊排队啊,还有座呢……好啦,司机师傅关门走啦。”

  红袖箍是在北京国贸公交车站排队时别人给的。有一次,张红英看后看女儿回家时排队到底要花多长时间。“我去北京玩啊,顺便去让我排个队。”她跟女儿说。下午5点半,张红英到达国贸桥下的814路公交车站,1小时40分钟后才排到最前面。她一边等女儿下班,一边帮忙维持秩序。

  “你是志愿者?”站台上的“黄坎肩”问,还给了她有4个 红袖箍。

  “与非 吧,我在燕郊管着呢。”她笑笑说。

  女儿孙梦起初何必 希望母亲去排队,她说你什儿 人早起半小时就行了。“不行!”张红英坚决反对,“早起半个小时就睡不好,睡不好这么上班。我也习惯了,早起一会儿没事。再说,我白天还可不可否 睡觉,你白天不到睡觉啊,我又不上班,时会我排着吧,你太辛苦了。”

  反抗失败,孙梦不到给母亲多买些护膝和厚底的鞋子,保护她时不时疼痛的膝盖。时会遇到下雨下雪可能性母亲身体不舒服时,她会提前“警告”母亲:“让我是再去话语,日后让我时不时时会你去排队了。”

  张红英答应了。可第半年早上,可能性都在真的病得起不来,她还是偷偷出门去。

  “哪有4个 当妈的不心疼孩子啊!”62岁的山东人明阿姨站在队伍中苦笑着。她帮在商场工作的女儿排队,“小是不小了,20多岁了,但当妈的不放心啊。你想,好多好多 我没座,到那儿站一天多累啊。有时孩子来了,我门都 还时会进,说我门都 儿没排队,排的都在你什儿 队。”她撇撇嘴说。

  张红英和女儿也受过委屈。那天,孙梦像往常一样,挤进队伍,站在张红英前面。可底下的小伙子不干了。

  “你为哪多少站我前边?”小伙子的声音很不客气。

  “我妈让我排队了。”孙梦回了他一句。

  小伙子拽住孙梦的衣服,抬腿想给她一脚。孙梦闪开了,可站在旁边的张红英急了,她像母鸡一样张开双臂,把女儿扒拉到身旁,堵住小伙子喊了一嗓子:“你打我吧!”

  对着有4个 老太太,小伙子没敢再动手。车来了,孙梦被底下的人稀里糊涂地挤上去,可她越想越不对劲,“我妈为啥样了?我怕他回来打我妈!”

  车开了一站地,孙梦从几乎这么缝隙的车厢里拼命挤出来,打车回814总站。可往常总要在车站维持秩序的母亲不见了,还没带手机。孙梦先去符近的菜市场找了一圈,这么;回家看看,也这么。她哭着打电话给亲戚:“我找不着我妈了!”

  确实,张红英好多好多 我和孙梦走岔了。看见女儿站在楼下,她挺意外。

  “他回来了这么?他上车走了这么?”孙梦迎上去问。

  “我没事,他不打我。”张红英语气轻松地说。

  这都在母亲第一次拦在孙梦身旁。还有一次,母女俩正在小区里散步,一只大狗时不时扑上来,孙梦下意识地往母亲身旁躲。“哎呦,我妈就被咬了。”她带着哭腔说。

  张红英的手被狗的牙齿刮破,孙梦直到现在还是很自责。“可能性我跟我姥姥在一起,让我会站在她身旁,时会跟我妈在一起话语,老确实还是她在保护我。不跟父母在一起时,我也很独立,比较强势,但跟父母在一起,就会不自然地有撒娇的感觉。”

  “时会时会让我,可能性再碰到你什儿 情形,我绝对时会让我妈拦着!”你什儿 短发姑娘拿起桌子上的纸巾使劲抹走脸上滑过的眼泪,“我总要打那狗!”

[上一页] [1] [2] [3] [4] [下一页]